深圳市私家侦探〖跟老公撒个娇,我成了女中败
时间:2022-03-06
深圳市私家侦探〖跟老公撒个娇,我成了女中败类〗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家庭主妇,操持了一辈子家务,照顾孩子,伺候公婆,把大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如同蒲草般坚韧,默默迎接命运的一切挑战。婆婆昏迷在床,孩子英年丧生,丈夫入狱服刑,生活的一切磨难都不可将她打倒。她不壮烈,没有一句豪言,亦不传奇,没有通天的金手指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叫谁见了都要敬佩——郑娟这一辈子,真了不起!上一个类似的荧幕形象,大抵要数《山海情》里的水花。丈夫瘫痪后,她用板车载着一家老小,在戈壁滩走了七天七夜,终于来到吊庄。

凭借一手一脚开拓新天地,用数十年的辛苦耕耘,盖起楼房、开起小店。不抱怨,不诉苦,即便是流眼泪都要挤出一抹笑的女子。如同一汪涓流,默默地,无声地,浸润着脚下贫瘠的土壤。又如同广袤的大地,无论播撒什么种子,它都兼收并蓄,用宽阔的胸膛包容所有,直至长出苗、开出花、结出果。很高兴能在荧幕上看到这样的女性形象。没有万贯家财,没有前拥后簇,没有所向披靡的好运气,甚至没有一袭漂亮的长裙子。可她们却跟近几年流行的时装剧中,敢拼敢闯、身家亿万、叱咤风云的女强人们,共同补齐了“大女主”的定义。她们使“大女主”这个词变得更生动、更丰富、更立体了。
字楼里杀伐果断的是“大女主”,三餐一宿中悉心耕耘的同样是“大女主”。女人的美灵动且多变,娇俏是一种,艳丽是一种,端庄是一种,朴素是一种,坚韧是一种,勇猛亦是一种。恰好临近“三八”妇女节。最近看了很多广告和视频,意在宣扬女性精神,这当然是件好事。但很多时候我又觉得,我们对女性的定义,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譬如:宣扬女性走向职场走进写字楼,却又时常否定为家庭牺牲奉献的全职主妇。好不容易包容接纳了“中性风”,却又开始贬低传统审美中甜美、妩媚的女性。允许女性活出自我、活出不一样,却又看不起那些甘于平淡、面目平凡的普通女性。倡导女性自立自强、自给自足,却又diss那些享受两性关系,渴望亲密关系的女性。
每当我在文章中聊起家庭主妇,总不乏有一些批评的声音,骂她们没出息、蛀米虫。可想想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祖母吧,这些为家庭付出了一辈子,用一双手、一双脚撑起了整个家庭,把我们送去念书,送去大城市广阔天地的女性,难道就不值得尊重吗?如果女性意识的崛起,意味着“吹捧一类女性,贬低另一类女性”,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性别枷锁吗?想起之前东风和发发调侃我是“嗲精”,说我在家动不动就要亲亲要抱抱,引得评论区很多读者不满:“你这个样子,还算什么独立女性?”给我们走进写字楼的权利,就剥夺我们享受家庭生活,甘心洗手做羹汤的权利。允许我们坚毅刚强,就剥夺我们也会脆弱,也会撒娇,也需要有人安慰的权利。终于可以独立自由,去广阔天地驰骋,却又把那些喜欢宅在家里,享受父母疼爱、伴侣体贴、家庭庇佑的女性,塑造成“反面”形象。
吃饭和睡觉不冲突,独立和撒娇就冲突吗?为什么女人只能“要么……要么……”,深圳市私家侦探“既要……还要……”呢?回想这几年的电视荧幕吧。女主角们几乎清一色踩着高跟鞋,满世界飞来飞去,嘴里动辄上百亿的大项目。当然,“女霸总”们的出现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女性慢慢在职场得到了认可。可,当荧幕上只剩“女霸总”们,是否又是对女性另一种形式的刻板印象?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文章开头说,郑娟和水花这一类女性形象,补齐了“大女主”的定义。既可以柔软,也可以刚强,既可以独立,也可以娇俏,既可以短发,也可以长发,既可以穿着高跟鞋脚下生风,也可以系着围裙洗手作羹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