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私家侦探【和妻子是活着,和女神才是生
时间:2022-04-23
深圳市私家侦探【和妻子是活着,和女神才是生活】我是 80 年代的大学生,出身于书香门第,家境良好,从小被父母悉心培养,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彼时正值 80 年代思想解放的大潮,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学成报效国家,是很多人的共识。我的姐姐早几年去了德国留学,在她的帮助下,我和女友于 1989 年前往德国。到了德国,为了维持生计,我们一边学习一边到中餐馆打工,非常忙碌和辛苦。我很爱我的女友,虽然在国内基本没有做过什么体力活,但打工时总是抢着做最累最脏的活,

她只负责点餐和传菜,收到的小费比我多很多。我经常憧憬学成回国,她却不以为然,毕竟我们这样打工的收入是国内同学工资的几十倍,德国有着比国内更优渥的前景,回国干嘛?
随着出国后眼界更宽,年轻靓丽的她一改国内的质朴清纯,开始刻意打扮,我稍有微词(毕竟当时经济上确实很不宽裕,学费都是姐姐资助),她就说这是餐厅工作需要,谁不希望看到赏心悦目的美,谁想辜负青春无敌?我无言以对,以为这是每个女孩的天性,只能尽量节省,让她可以过得更好一点。
生活清苦,学业繁重,有时也有争执,我都是尽量包容。我们漂泊天涯,要相互信任相互温暖。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失踪,我疯了似的找遍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在寒冷的冬夜一遍遍呼喊她的名字,希望看到她明媚的笑脸,却又一次次失望。及至到警局报案,调查后才发现她托同学转交的绝交信:她要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们就此别过。
我蒙了,深深爱恋的女友可以为了别的男人,转身离去,就因为我是穷学生,给不了她奢靡的生活。被深爱的人欺骗抛弃,直觉心如刀绞,万念俱灰……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晃悠悠走到郊外一处铁轨就躺上去了,想就此一了百了。
可等我醒来,居然还活着,原来这是一家工厂废弃的运输线!老天没有放弃我,要让我继续人间沉沦。
在姐姐的开导下,时间慢慢抹平创伤。
毕业后,正逢打工的餐馆老板要回台湾,我用低廉的价格接手,开始在德国经营中餐馆。因为来自天府之都,本身也喜欢钻研菜品,把口味融合当地人习惯,迎来很多回头客。尤其是自己喜欢国画,用自己的画作装点的餐馆有一种浓浓的中国风,很多客人哪怕不吃饭也愿意来坐坐,喝杯咖啡。餐馆一时门庭若市,还上了当地报纸。

一年后,我和一个在餐馆打工的女孩结婚了。妻子来自温州,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吃苦耐劳,温柔贤惠。谈不上爱情,只是因为合适。不知道是不是温州人天生就会做生意,她不懂我的伤春悲秋,但能够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赚钱于她而言是最快乐的事。我们的相处很多时候就像两个合伙人,各自做应该做的事,尽自己的职责,按照管理学理论,责权利分工明确。日子如水滑过,德国人的严谨刻板让我们非常受用,当地人总是在周一来吃回锅肉,周二来吃麻婆豆腐,周三水煮鱼……周而复始,非常规律。一旦得到他们的认可,消费习惯就维持多年,不需要改变菜品和味道,因为他们觉得这就是正宗中国菜。

妻子为我生下两个儿子,我们之间没有卿卿我我,只有过日子。我喜欢的国画她无法评价,我喜欢弹古琴焚香她觉得青烟和咖啡味不和谐,“哪有那么多事?”她经常说,只要赚钱就好。我一笑了之,当年大学的文艺青年无用武之地,这些爱好不是生活所需,但是营造的氛围让德国人开心,也让我在铜臭气之外,在袅袅青烟里拥抱自己的灵魂。

当地温州人的确很会赚钱,但是赚钱后想把钱汇到国内,多半是走地下钱庄,水费很高。一时半会积存在手上的钱多了,总要有投资渠道。此时,我看准了德国政府需要廉租房,开始不断买入破旧的公寓,重建标准公寓供政府出租,形成了稳定的收入渠道,同时串联妻子的温州老乡一起做,上规模,一时风生水起。不知不觉居然变成了富裕人群。
我的生活有钱有闲,孩子努力读书,妻子贤惠,虽然没有多少共同爱好,但是从过日子来说无可挑剔。妻子一直朴素,从不用昂贵的化妆品,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把所有钱都变成投资生钱,而我除了物质的追求,一直脱不了文青的梦想,曲高和寡一直是我的遗憾,能够举案齐眉但是不能爱恋缠绵是另一种遗憾。
那几年偶尔有同学到德国旅游,我都很兴奋,不管多远,我都会开车过去看望,把酒言欢,聊起当年的校园趣事不醉不归。我知道国内经济腾飞,老友越过越好,很开心。而由于父母早亡,唯一的姐姐定居美国,我已经多年没有回去过,刻板的生活让我对那么多新鲜的网络用语,每天发生的趣事好奇不已,唏嘘不已。
我想回国看看,可妻子不同意,餐馆可以不怎么费心,建造公寓事务繁多,脱不开手,这件事就一直拖下来。
一年前,接到大学同学 W 的电话,说她要来法兰克福开会。我非常高兴。W 是当年的系花,追求者众,懵懂的我也常常注视她美丽的身影,写过几首朦胧诗,可从不敢向她表白,听着卧谈会其他同学对她的憧憬,我觉得她就是白天鹅,我是丑小鸭,根本配不上她,随着她和高年级师兄恋爱,就此放下爱美之心。后来听说她和师兄分手,嫁给打工那家公司的美国老板,移居美国,生意做得非常好,这次是来德国开订货会。
在 W 到来的时候,我驱车几百里来到法兰克福,在她闲暇时陪她游览德国风物,品尝地道德国菜,聊起当年卧谈会几位室友对她的爱恋,彼此会心一笑。
W 告诉我,她的丈夫无法生育,他们多年前离异,现在只是股东合伙人, W 负责国内事业部,事务繁忙,孑然一身,现在除了有钱没有家庭没有儿女,外人看来的人生赢家其实心里凄苦,如果时光倒流,还不如嫁给当年卧谈会的追求者,平平凡凡享受普通人的人生。
W 也知道我和女友的过往,对于我卧轨自尽一事感慨颇多:老天为了弥补你的悲伤,给了你物质的富足,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就如同我们在异国重逢,也是命运的安排。
我的心不安分地动了,面前的女人优雅知性,也许是保养得宜,也许是从未生养,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印记,依然窈窕动人。我的情绪,我的梗,她都可以接住,几句话就可以让我开心一笑。她的见多识广,她的商战谋略,让我惊叹,在她面前我就是一个乡巴佬,她依然是当年的女神!

几天的陪伴让我们慢慢靠近,美酒佳肴后,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深圳市私家侦探而且非常的合拍。冲动之后,生出满满的留恋,在德国的生活只能叫活着,和她在一起才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