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证据调查 后疫情时代 网络传播将迎来哪些“变”与“新”?
时间:2020-11-19

网络时代的证据调查

在后流行时代,在线交流将带来哪些“变化”和“新闻”?

在后流行时代,在线交流将带来哪些“变化”和“新闻”?如何把握新技术,新趋势,为网络交流创造新的机遇? @ 2020中国网络媒体论坛拍了你,大家伙把你拉进了群聊。

9月27日至28日,以“开启变化的新游戏:中国网络媒体的责任与使命”为主题的2020年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上海举行。

该论坛设立了四个子论坛:内容,技术,行业和责任,重点关注后流行时代网络通信的“变化”和“新”,掌握新技术和新趋势,培育新事物。网络交流的机遇,深化的转型,在变革时代的创新机遇,促进发展以及网络交流的责任和行动等主题上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

后流行时代互联网通信的“变化”与“新”

“变革”与“变革”革命

为应对后流行的世界格局和大国关系的变化,复旦大学杰出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为伟写道:“从“中国人的心赢”到“美国人”心脏疾病”,看看我们的网络,分享治理的主题。

张为伟指出,中国的网络治理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可以为全世界借鉴。他还说,这是一个改变的时代。目前,中国的年轻人非常有信心,对互联网的需求也很大。如何在争取网络治理的斗争中满足年轻人的需求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他认为,19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非常擅长在网络上发表中文声音,但他们对世界的影响还不够。如何使中国的年轻人影响世界还需要更多的“变革”。

网络时代的证据调查

张伟伟说,网络通信的治理可以更加完善。对于人们关心的一些公共话题,可以通过“加”,“减”和“乘”来进行差异化管理。张为伟说,有很多自媒体和学者可以很好地讲“中国故事”,应该通过“加法”或“乘法”来大力支持这些声音,使声音更大声。

为应对后流行时代的舆论生态变化,《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主任丁伟以“邮政信息融合发展的六大突破”打破了话题。 -流行病时代”,并指出了媒体整合发展中的六大“变化”。首先,在线消费已成为一种新趋势。二是移动现场直播爆发出新的活力。第三是媒体的边界大大扩展,“新闻+服务”已成为一种趋势。第四是平台的加速发展,用户参与制作和传播。第五,技术变革已成为整合发展的最大动力。第六,资本层面的整合将推动媒体改革。

网络时代的证据调查

新华社总编辑办公室副主任,全媒体编辑中心主任王金福根据新华社的做法介绍了主流媒体的创新“变革”经验。首先,是规范化的创新,通过流程变更来领导生产变更,并通过机制链接来促使系统集成。二是系统创新,整合了各种生产要素。第三,需要多样化,加强媒体与受众之间的联系。第四,移动终端的优先级不在技术级别上,而是在战略级别上。人员,财富和资产集中在主要前端,并向移动终端倾斜。第五,新技术引领传统媒体,技术建设由担保支持向主导支持转变。

“新”空间和“新”趋势

在危机中创造新的机会,在不断变化的游戏中开启新的游戏。如果有变化,就会有新的。在后流行时代,在线交流将迎来什么“新空间”和“新趋势”?

CCTV.com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钱伟指出,对于主流媒体而言,内容生态学的新空间可能在于它能否连接更多新的场景并整合更多的新生产力。因此,创建多维的全媒体服务系统是专业媒体寻找新空间的途径之一。

新空间从何而来?钱伟分享说:“首先,我们必须在深度参与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中找到创新空间。其次,我们必须在开放内容创新生态系统中找到新的空间。最后,我们必须寻找一个多维的全媒体服务系统。关于CCTV的“新”变化,钱伟透露:“我们不仅要坚定地站在网络媒体领导者的第一阵营,而且要转变为全媒体综合服务提供商,建立全国性的服务模式。内容+平台+技术。”

网络时代的证据调查

Bilibil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分享了后流行时代的在线交流的“新”现象,主要是来自后流行时代互联网内容的新趋势。陈锐认为,所有未来的互联网用户都必须是视频用户。 “在5G时代,互联网的内容几乎等于视频。视频不仅是媒体,而且还充当连接器。它可以连接到现场场景,例如实时流媒体;可以连接到服务,例如在线教育。随着5G时代的到来,视频行业正面临着巨大的“新”机会。”